通商研究 > 詳情

高級檢索

A+

汽車產銷領域近年反壟斷案例簡評

汽車產業供應鏈長,市場主體復雜,同時涉及民生,因此,在世界各國,汽車行業往往成為反壟斷執法的關注重點之一。截至目前,我國反壟斷執法機構針對汽車產銷領域也進行了多起調查處罰。

目前,我國汽車行業涉及反壟斷執法的有關行為,較多涉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壟斷法》(下稱“《反壟斷法》”)第十四條規定的縱向壟斷協議。第十四條禁止經營者與交易相對人達成以下協議:“(一)固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價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轉售商品的最低價格;(三)國務院反壟斷執法機構認定的其他壟斷協議。”此外,由汽車生產商組織經銷商之間或經銷商本身之間達成的價格同盟,可能構成《反壟斷法》第十三條禁止的經營者之間達成橫向壟斷協議的行為,同樣為執法者關注。

接受反壟斷調查過程中,經營者可以提供證據證明有關行為符合《反壟斷法》第十五條規定的豁免情形,同時結合對市場力量的評估,證明達成的協議不會嚴重限制相關市場的競爭,以及證明消費者能夠分享有關行為產生的利益,包括產品價格下降、質量提升、技術升級等。

除《反壟斷法》外,汽車行業反壟斷的制度建設也將迎來重要進展。2016年3月,發改委曾公布《關于汽車業的反壟斷指南》(下稱“《指南》”)的征求意見稿,公開向社會征詢意見。據報道,《指南》預計于今年正式發布,本文在此回顧近五年的汽車產銷領域反壟斷案例并作簡評。

一、案例與簡評

1. 長安福特(2019)

根據執法公告,2013年以來,長安福特在重慶區域內制定《價格表》、簽訂《價格自律協議》、要求經銷商遵守在車展期間最低價格和網絡最低報價。

監管部門認為上述行為違反《反壟斷法》第十四條,剝奪了下游經銷商的定價自主權,排除、限制了品牌內的競爭,并實際削弱了品牌間的競爭,損害了相關市場的公平競爭和消費者的合法利益,對之處以上一年度重慶地區銷售額4%的罰款1.6億元。

律師簡評

這是時隔兩年半之后汽車業的又一重大反壟斷處罰案件。今年反壟斷執法力量得以進一步充實,會著重在關系民生的領域加強執法。汽車業與民生關系較大,在本領域的執法具有持續性和長期性。

在汽車銷量2018年以來出現負增長的局面下,有可能出現部分經銷商有意愿主動要求生產商維持汽車銷售的最低價格,這一類行為也會觸及《反壟斷法》和《指南》征求意見稿項下的合規問題,需要企業予以重視。

2. 上汽通用(2016)

根據執法公告,上汽通用銷售公司于2014年起相關車系上市后:

  • 對凱迪拉克SRX終端零售價格作出約定,并限定最高優惠上限,要求上海地區各店按公告價格執行;

  • 對雪佛蘭指導價、基本毛利、建議促銷現金折讓成本等作出固定,并要求經銷商如發現實際終端銷售價格與預期不一致的,區域營銷中心與經銷商約談并相應調整;

  • 對別克建議零售價、建議網絡報價折讓、建議展廳折讓、建議折讓方式提出要求;

  • 向區域經理及經銷商轉發第三方神秘客調研結果,提出控價要求;

  • 通過上網了解限價執行情況,制作價格信息監控日報;

  • 對違規經銷商發布《違規處罰通告》、扣除銷售返利、口頭要求調價。

監管部門認為上述違反《反壟斷法》第十四條,處上一年度(2015年)相關銷售額4%的罰款2億元。

律師簡評

根據《指南》征求意見稿對于汽車業縱向壟斷協議的分析,供應商(如生產商)可能采取直接限制的形式,比如在經銷商協議中直接規定轉售價格或在商務政策、通知中使用強制性語言;也可能表現為間接限制,如固定經銷商的利潤率和折扣水平。如果協議中規定建議價,但沒有設立執行機制,則不構成《反壟斷法》第十四條下“固定”或“限定”價格的協議。縱向壟斷協議中的執行機制包括對限價實施情況進行監控,對偏離價格限制(包括偏離建議價)的經銷商采用扣除返點、資源分配凍結等懲罰性措施,或對遵守價格限制予以獎勵等。上述(4)-(6)顯示公司實施了該協議。

3. 奔馳+多家江蘇經銷商(2015)

根據執法公告,奔馳公司與江蘇省內經銷商達成并實施了限定E級、S級整車及部分配件最低轉售價格的協議。

奔馳蘇州經銷商自2010年11月起,南京、無錫兩地經銷商自2014年1月起,在奔馳公司組織下多次召開區域會議,達成并實施了固定部分配件價格的協議。

監管部門對奔馳公司處以上一年度相關市場銷售額7%的罰款,計3.5億元;對在奔馳公司組織下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的經銷商處以上一年度相關市場銷售額1%的罰款。

律師簡評

奔馳公司自身實施了《反壟斷法》第十四條下的限定經銷商的最低轉售價格,同時組織經銷商達成該法第十三條下的固定價格協議。經銷商之間彼此是競爭者,達成并實施了《反壟斷法》第十三條禁止的協議。

《指南》征求意見稿認為與新車銷售市場相比,在汽車售后市場,包括配件經銷市場與維修市場,由于存在鎖定效應和兼容性因素,壟斷協議帶來的反競爭效果更為突出。在認定過程中,執法者將重點關注汽車品牌是否具有市場支配地位,以評估其反競爭效果。

4. 克萊斯勒+ 3家上海經銷商(2014)

根據執法公告,2012年至2014年克萊斯勒與經銷商簽訂了含有維持轉售價格條款的經銷協議,發布了含有維持轉售價格內容的商務政策;對電話報價低于廠商建議零售價的經銷商,扣減返利、罰款;對于實際成交價低于或略高于批售價格的經銷商,采取資源分配凍結或暫緩配置試駕車等措施。

三家上海經銷商于2014年4月召開會議,簽訂了《關于統一規范克萊斯勒、JEEP、Dodge品牌車輛維修保養等相關價格協商備忘》,對同城經銷商的保養工時、配件價格、做漆價格以及執行時間作了統一約定,并在會后執行了協議達成的價格。

監管部門對克萊斯勒處以上一年度相關銷售額3%的罰款3168萬元;對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的三家經銷商依法處以上一年度相關銷售額4%-6%的罰款,共計214.21萬元。

律師簡評

雖然廠商涉及的包括“建議零售價”,但對低于該建議價的采取處罰措施,則構成限定經銷商的最低轉售價,違反《反壟斷法》第十四條。經銷商之間統一價格的協議違反該法第十三條。

5. 一汽大眾奧迪+多家湖北經銷商(2014)

根據執法公告,2012年以來一汽大眾奧迪召集經銷商簽訂《武漢地區奧迪限價表》、《華中小區價格方案保證書》,組織經銷商達成并實施整車銷售及服務維修價格協議;下發《價格體系通知》、《營銷管理規定》、成立競爭秩序小組督促經銷商落實價格管理措施。

2013年以來,武漢的部分奧迪經銷商除了參與廠商組織的上述協議外,還簽訂《武漢經銷商同盟價格表》、會議紀要等,達成并實施了整車銷售的價格協議。

監管部門對一汽大眾公司處以上一年度相關市場銷售額6%的罰款約2.49億元;對7家經銷商處以上一年度市場銷售額1%-2%的罰款。

律師簡評

成立小組督促經銷商落實價格管理,廠商此行為屬于實施了固定或限定有關轉售價的協議,違反《反壟斷法》第十四條。經銷商的行為違反該法第十三條。

二、小結與建議

上述五個案例均涉及車企限定經銷商最低轉售價和/或固定轉售價,可見該行為在行業中有相當代表性。有的案例還涉及經銷商之間達成固定價格的協議。車企和經銷商都需要認真對照自身及相關方的行為,進行查漏補缺。另外,在對經銷商的價格限定之外,車企如果對經銷商銷售的區域和客戶等進行限制,也可能違反《反壟斷法》,具體有望由今年預計正式發布的《指南》予以說明,企業需要注意立法動態。由于《指南》征求意見稿距今已逾三年,正式頒布的《指南》如與征求意見稿有變化,我們也會相應提醒企業關注。

相關律師

相關辦公室

北京辦公室

相關領域

浙江快乐12投注技巧